◎竊隱私偷錢包漸成灰色產業
  ◎隱患多維權難用戶投訴無門
  你是否發現從功能機用戶升級成智能機用戶後,騷擾電話越來越多了?你是否會被手機中無法刪除的預裝應用困擾?是否因點擊短信中的APP安裝鏈接而遭遇手機中毒?竊隱私、偷錢包、難維權……如今的移動應用(APP)行業可謂亂象叢生。
  現狀1
  APP亂象
  今年4月至9月,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共下架處置內容不良類APP應用超6000款,數據中不難窺見,手機端APP亂象不容忽視。
  肆無忌憚盜取隱私
  今年10月份,好萊塢眾女星的iCloud艷照門事件不斷發酵,而國內一款名為“瘋狂來往”的手機游戲則涉嫌泄露用戶隱私視頻。這些,真像現實版的《竊聽風雲》。
  金山安全專家李鐵軍揭秘,很多用戶在下載安裝APP時根本不註意看授權權限條款就選擇同意安裝,自己的隱私一不留神就暴露了。據介紹,對於用戶而言,“核心隱私權限”包括訪問聯繫人、讀取通話記錄、讀取短信記錄、讀取位置信息,而屬於“重要隱私權限”的有撥打電話、使用話筒錄音、監聽手機通話、發送短信和打開數據開關。
  令消費者丁先生無語的是,許多APP在安裝時只有同意授權和不同意兩個選項,卻沒有單選和多選的自由選項。他吐槽,對於消費者而言,如果不同意授權就沒法安裝,頗有“霸王條款”的感覺。
  DCCI(互聯網數據中心)和360近日共同發佈的《2014年上半年Android手機隱私安全報告》顯示,安卓商店下載排名靠前的1200個APP中,92%的安卓應用獲取了隱私權限,獲取1到5項隱私權限的APP占61.5%,獲取6到10項隱私權限的占26.2%。
  惡意應用偷竊資金
  據騰訊移動安全實驗室的最新報告,今年8月騰訊手機管家截獲的手機病毒中,隱私竊取類病毒以34.62%的比例占據第一位,緊接著是資費消耗類病毒與惡意扣費類病毒,占比分別為32.58%與12.74%。
  病毒往往隱藏在山寨應用中。知道創宇研究部總監餘弦解釋,惡意團夥會通過使用逆向分析工具,將銀行客戶端程序進行反編譯,之後添加惡意代碼製作成山寨APP。山寨應用常常冠以“最新版本”、“升級版”、“增強版”等名字出現。
  最嚴重的情況是,病毒冒充網銀、支付、購物、社交等應用,誘導用戶輸入銀行賬號密碼信息,然後再通過病毒攔截,並轉發手機支付驗證碼和支付成功回執短信,以完成資金竊取。比如一度極為囂張的“鬼面銀賊”病毒,其仿冒的程序包括支付寶年度紅包大派發、移動掌上營業廳、中國人民銀行、中國建設銀行等十餘款應用。
  除了偷取支付密碼和驗證碼外,360的一項報告顯示,APP中的廣告插件也常常神不知鬼不覺地扣掉用戶通信資費。
  預裝軟件卸載無門
  手機預裝APP無法卸載的問題戳中了安卓手機用戶丁先生的痛點。他向記者列舉,他手機里的預裝APP包括某安全應用、某社交網站,以及一眾游戲應用,讓他哭笑不得的是,那個預裝的安全應用也不能把其他預裝應用“幹掉”。
  占用存儲空間、手機卡、廣告亂彈、靜默下載其他程序耗流量、存在隱私和資金安全隱患都是預裝APP令丁先生不爽的地方。
  丁先生的煩惱並不是個例。DCCI選取市面上不同款式的92部安卓手機調研,發現平均每部擁有8.2個預裝軟件,預裝軟件占據手機的存儲空間平均達177.8M,其中通過運營商購買的手機平均占據空間更大,達到200.7M。
  餘弦告訴記者,卸載預裝軟件需要root手機(獲取手機最高權限)及重裝系統刷機,但安全人員並不建議這種方式。因為如果root密碼泄露,可使得手機上所有數據都被竊取root密碼的人掌控。另外,不少手機廠商以用戶私自獲取root權限為由拒絕保修,讓強裝問題更無解。
  傳播內容魚龍混雜
  在絕大多數APP深陷虧損泥潭的情況下,APP內容魚龍混雜,有的公然打著色情幌子吆喝,內容尺度之大令人咋舌。
  不少用戶反映,不管在開放的安卓市場,還是在封閉的IOS系統中,含色情內容的應用都公然存在。蘋果應用商店日前就被曝光存在大量色情出版物,在圖書類下載應用中,在排行榜前十名中有半數涉及色情內容。
  艾媒咨詢CEO張毅向記者坦言,APP應用內傳播內容監管確實存在難度,移動應用跟PC端的網站不同,每一個APP都可以是個數據孤島,外界無法通過搜索引擎查詢內容,即便監管層可通過讀取服務器進行統一監管,但APP數目龐大難免有漏網之魚,此外如果APP把服務器設在海外,監管難度就更大了。還有不少APP開發者還採取“打一槍換一個地”的游擊戰方式生存。
  現狀2
  灰色交易
  APP亂象層出不窮,誰是始作俑者?亂象之中,消費者和正規開發者維權情況又如何?
  灰色產業鏈儼然成型
  滋生APP亂象的土壤就是背後的灰色交易。在APP產業鏈條上,分佈著開發者、渠道商、廣告商、手機商、運營商等角色。
  據調查,現在八成以上APP要求獲取設備信息,一方面為讓軟件安裝時可適配不同型號的手機,另一方面也被開發者用來統計用戶數和做用戶畫像,以便在融資中用“事實說話”。但實際上,惡意APP開發者會將用戶信息販賣,其他APP開發者,以及廣告公司、保險公司、中介公司等機構,甚至病毒開發者和其他不法分子都有可能是購買這些信息的下家。
  “手機卡頓?刷機。卸載預裝APP?刷機。更換操作系統?刷機。”北京神路街百腦匯數碼大賣場內,某手機經銷商阿華一邊嫻熟地幫客人刷機,一邊得意地跟記者說,對於智能手機的小白用戶和初級用戶來說,“刷機”簡直是包治百病的良藥。
  為什麼渠道商酷愛刷機?安全界人士告訴記者,離ROM(手機固件,相當於手機的系統)越近,就能掌握越多用戶信息。市面上、網絡上各種各樣的刷機ROM其實已將木馬、病毒APP預先植入ROM中,但用戶並不知情。
  事實上,APP開發者、渠道商、廣告商、運營商、手機廠家等早就在新手機到達消費者前嘗過“刷機”的甜頭了。根據網上的預裝報價,按一個APP在一部手機的激活算,APP開發者給手機廠家、渠道商等下游環節的預裝價格大概從8毛到2元不等,一部手機預裝10個APP至少可為刷機方帶來10塊錢收入。
  消費者企業難維權
  不少手機用戶都對“瘋狂來往”事件記憶猶新,遺憾的是最終那些隱私被泄露的用戶也沒有得到補償。
 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、中國消費者協會副會長劉俊海直言,在APP產業鏈中,目前消費者明顯處於弱勢,只能寄托於自身加強自我保護意識。但顯然,消費者自我保護在紛繁複雜的APP產業世界里如螳臂當車。
  比如,大多數用戶在預裝軟件出現問題時找不到解決辦法,只能寄托於下載安全軟件嘗試卸載,而投訴維權行為少,也不清楚投訴維權通道。“我到底是向手機廠商投訴,還是向賣場或運營商(合約機)投訴,是向消費者協會投訴,還是向工信部舉報?”擔心被推諉,丁先生最後放棄了維權。丁先生還曾在某分發渠道投訴一個短視頻應用涉嫌淫穢,不過一直也沒見該產品被處罰。
  正規小微開發者也是維權無門的主要群體。在線旅游APP開發者小章抱怨,自己開發的應用一直不溫不火,但一模一樣的山寨應用廣告收入卻來源滾滾。小章說,對於創業團隊來說,遇到這種情況最多向分發渠道投訴併在技術上進一步防範被山寨,根本沒有精力告上法庭。
  不光是小微開發者,一些大中企業也常常遇到“李鬼”。比如山寨“德邦物流”竟然正常接受訂單並上門攬件,結果卻捲錢失蹤。“百度糯米網”APP竟在某分發渠道與官方應用“百度糯米”APP並存多時。幾天前,P2P平臺陸金所將蘋果告上舊金山法庭,原因是早在8月就發現AppStore上線了一款山寨版的陸金所客戶端,要求蘋果公司將其下架,但兩個多月蘋果方面卻置若罔聞。
  京華時報記者廖豐 實習記者蔣雅琛  (原標題:手機APP亂象叢生)
創作者介紹

johnny

yc91ycdzj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